headerphoto

粤媒深度分析:一座专业足球场到底能带来什么?

2018-11-24 03:58

  1994年,英格兰队没能进入美国世界杯决赛阶段的比赛,曼联名宿查尔顿说,只要老特拉福德(曼联主场)还有球迷的掌声和欢呼,英格兰的足球就不会消亡。

  当你拥有100年的足球历史,你自然有底气来平和地看待世界杯,世界杯不过是四年一次的节日,四年一次的大狂欢节固然重要,每周的比赛,每年的起落,更是与大家息息相关。

  足球是球迷每周的节日,球场是一座城市最具活力的舞台,中超正在逐渐变好,但中国的球场还缺少一些“在场感”,它提供的快乐还远不够。

  最近,广州球迷又为城市要建一座专业足球场而骚动了,专业足球场究竟是什么,为什么球迷听了如此兴奋,它的建成,到底能给一座城市带来什么。

  广州要建专业足球场,传了快两年了,最近又被炒出来,是因为广州市体育局近日在官网上公布《广州市公共体育设施及体育产业功能区布局专项规划》(2013-2020)文本草案,里面提及了专业足球场的建设问题。

  《规划》显示,编号为PYA4002的超大型专业足球场,用地面积15.94h㎡(公顷)。这个专业足球场规划选址在番禺区钟村街道兴业大道西段,位于广州南站附近。

  按照体育局的规划,这个专业足球场周边将打造为广州南站赛事产业功能区,通过积极承办国内外重大足球赛事,带动相关体育产业。

  按照广州市体育局体育产业处处长潘厚通的介绍,这份2013-2020年期间广州市公共体育设施及体育产业功能区布局专项规划草案,属于在市体育局内部已经通过,但还需要征求群众意见的阶段。在官网上公示一个月后,等群众通过,市体育局还将上报给市政府,市政府通过后,再提交人大审核。

  专业足球场能容纳多少人,为哪支球队使用,在昨天上午举行的广东省足球工作会议上,广州市体育局局长罗京军提到了这个问题,他透露,按照目前规划,这座球场的座位数在八万人左右。

  广州现有的体育场不少:天河体育场、越秀山体育场、大学城体育场、奥体、黄埔体育场……为什么非得新建一个球场,而不能将这些现有的体育场进行改造?

  一方面,广州需要一座专业足球场,地址位于广州南站,也方便珠三角乃至全国各地的球迷前来观赛。

  以去年一度盛传的天河体育场改造为例,当时曾有改造方案,即在现有的55000个座位基础上增加大约8000个活动座位,但按照广州赛区的规定,上座率不能超过八成,这8000个座位只有6400个可以使用,产品经理的月薪,其中还要分掉留给安保人员的座位。另外,平时的演唱会等收益都归球场所有,而恒大还要支付每个主场的场租、安保费用,再花费几千万增加6000多个座位,多少有些吃力不讨好。

  昨天召开的广东省足球工作会议上,广州市体育局相关负责人透露,2015赛季中超结束后,天河体育场将投入1000万元进行球场改造,包括草皮、排水等设施。另外,目前广州市体育局还在研究富力俱乐部承包越秀山体育场、自己改造并运营的方案。

  专业足球场的建成带动了广州南站的发展,每个周末,珠三角球迷乃至全国各地的球迷,搭着高铁,走出广州南站,就可以直奔球场。每个周末,这里成为广州球迷的节日。

  除了联赛、亚冠外,每个夏天,欧洲大牌球队来到这里打商业比赛,广州还申办了2020年世俱杯,111153金光佛开奖结果!就在这座场地里,上演着皇马对阵恒大的世俱杯决赛。

  2020年,恒大、富力都不玩足球了,广州队在中超苟活着,偌大的专业足球场太空旷,地理位置又不佳,加上成绩不好,上座率不高,这支广州球队搬回了越秀山体育场。专业足球场和现在的奥体、广州国际体育演艺中心一样,门可罗雀……

  荷兰足协发布的数字显示,荷兰共有俱乐部超过3300个,其中超过90%都是基于社区的业余俱乐部,注册会员则超过了120万人,也就是说,常住人口1600多万的“风车之国”,不到15个人就有一个是俱乐部的会员。在荷兰,这些业余足球俱乐部都有可供自己使用的场地,由当地政府超低价甚至免费提供。

  我们到日本采访亚冠比赛,许多日本球队的主场观众席也仅在一两万,但照样可以渲染出热情的气氛。鹿岛鹿角的主场,有济科的雕像,有球队出品的球星的足印,这是一支球队在当地的烙印。

  归根到底,专业足球场并不是关键所在,如何让球场落入社区,融入当地,才是核心要义。

  最简单来说,这种球场和综合性体育场的主要差别在于没有铺设跑道,节约了建筑用地,而且看台和建筑造型也会有所不同,以便于南北看台的球迷能取得更近更好的视觉效果。

  中国大多数体育场都是综合性体育场,因为各地政府建设体育场时,更多是出于承办综合性运动会的需要,跑道可以进行田径比赛,另外体育场在足球淡季时还能承办演唱会等相关活动,为体育场带来营收。

  带跑道的体育场就落伍了?也不是。意甲罗马队的主场奥利匹克体育场也带跑道,是综合性体育场,照样被欧足联评定为五星级体育场,照样办欧冠决赛。

  因为,在专业足球场里,绝大多数观众席位于清晰视距范围内,观众离球场很近,视觉质量得到很大改善,能够真实地体会比赛的紧张激烈气氛,增加了到现场观看比赛的吸引力;专业球场的电视转播、音频转播传播出来的足球比赛观赏性更强,对于普及足球运动有很大帮助;因为场地较小,座位布置紧凑,有利于球迷营造热烈的主场气氛,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明朝景泰五年(1454年),当时专门来粤总督两广军务的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马昂主持在广州东郊兴建了这个场地,明清时期该场主要用于古人阅兵、操练、比武。

  职业联赛早期,这里主要用作广东宏远足球队的主场。历史上最火爆的广州德比、1998年松日和太阳神创造9黄5红的比赛,也是发生在这一场地。

  越秀山体育场的前身是20世纪20年代位于该处的泥地足球场,旧称观音山足球场。1950年,广州市政府拟建带看台的大型体育场。

  李章洙曾评价,“越秀山虽然不是专业足球场,但这里观众席距离球场很近,而且也没有高高的铁丝网等,因此就会产生球队和球迷是共患难、同呼吸的精神气。”

  上海虹口体育场,在1999年由综合性体育场改造成为我国第一座专业足球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都是国内最好的球场,但在申花成绩不好时,这座球场也曾被用来打高尔夫球。

  天津泰达足球场,国内第一座按照国际标准设计建造的球场,国内亚足联唯一认证足球场;虽然常年作为天津泰达的球场,但球场所在位置是人口密度较低的郊区,球迷看球很不方便。

  成都龙泉足球场,为2004年亚洲杯而建,继上海虹口专用足球场、天津泰达足球场之后,我国第三座专用足球场,建成后,仅作为四川冠城主场使用了一年。冠城解散后只有其他球队短暂使用,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空置。

  专业足球场只是一个硬件,要想达到最好的视听效果,还需要其他搭配,比如草皮。硬件有了,软件还得跟上。外国的足球俱乐部扎根固定城市,培养稳定球迷,取缔政策地皮游击俱乐部,建立造血机制自负盈亏,都有自己的拥趸,中国球迷还停留在看热闹的阶段,成绩好了我来捧场,成绩差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难道都是足球的责任吗?再好的球场,有时候也意味着更高级更繁琐的安检系统,更迅速更有效的清场管制措施,弄得看场球比啥啥啥还麻烦,真是把球迷逼回电视机前。

  是否修建专业足球场,归根到底还是市场说了算,毕竟这种球场都是供职业俱乐部、职业联赛使用的,在职业足球联赛收入和市场需求都不是很强烈的情况下,没有专业球场实际上是很正常的事情,专业球场的出现完全由市场决定,只要当你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自然就会有专业球场了。

  也就是说,中国现有的综合性体育场已经具备了打中超联赛的条件了,但从长远的角度看,专业足球场确实是中国职业足球未来提高的基础。

  有便宜的,比如德国法兰克福森林球场,为了2006年德国世界杯而建,花了1.3亿欧元。尤文图斯的新阿尔卑球场,造价1.2亿欧元。

  也有贵的。拜仁的安联球场,造价3.4亿欧元;阿森纳的酋长球场,造价近4亿英镑,当时折合5.5亿欧元;英国伦敦新温布利球场,2007年重建的价格是7.89亿英镑,当时折合10.5亿欧元,里面光是卫生间,就有2618个。

  球场由谁埋单,都属于俱乐部的吗?也未必。有自己掏钱的,比如阿森纳的酋长球场和尤文图斯的新阿尔卑球场;有合资的,比如法兰克福森林球场,是当地政府和法兰克福俱乐部合资;安联球场,最初是慕尼黑的两支球队拜仁及慕尼黑1860合资,后来慕尼黑1860因为经济问题,不得不被拜仁买断;新温布利大球场,则是英足总、英国文化传媒体育部和伦敦发展署共同出资。

  拜仁的安联球场,全透明,外墙体由数百块泡沫塑料垫构成,当体育场中比赛的球队发生变化时,墙的颜色就可以随之改变。据说慕尼黑人非常喜欢这个正在建设中的体育场,并亲切地将其称为“安全带”或“橡皮艇”。投票显示,大多数慕尼黑人都愿意为这座“世界上最奇特的体育场”支付更多的税款,有人说,这将是一个把看球的乐趣上升到一个新的层次的球场。

  意甲曾经坐拥四个欧冠名额,如今只剩下尤文图斯还剩下一些星味,意大利媒体说,陈旧的意大利球场映衬着联赛的萧条。

  尤文和萨索洛是意甲大军里两支拥有自己球场的队伍,罗马和乌迪内斯是正在修建中,AC米兰的主场上座率一度跌破一万。

  大多数意甲俱乐部的球场是筹备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时,当地政府翻新或新建的。问题在于,这一系列投资恰恰早了那么一点,正好没赶上不久之后球场设计的革新,也就是把餐厅、官方商店、豪华包厢等元素加入球场固有设施从而提升利润的大潮流。意大利的球场所有权制度也导致俱乐部对于球场的使用只有很少的甚至完全没有话语权,这一点和中超各队其实很像。

  电视转播技术越来越高,球场质量越来越低,还伴随着视野差、暴力和种族歧视事件种种不爽,上座率自然逐渐减少,也直接影响着比赛日的总体收入。斯坦福桥可容纳观众人数大概比圣西罗少了一半,但切尔西的比赛日收入却是米兰的三倍。

  尤文图斯是意甲球队里率先突围的,“老妇人”的例子已经证实,新球场是可以吸引球迷们重新回到现场去观看比赛的,现场观众们也会因此在球场商店或其他服务设施上花更多的钱。

  尤文图斯新建的专业足球场2011年8月开始使用,可容纳观众数比原先的综合性体育场要少,只有41000人,但新球场为俱乐部提供了好几项新的收入来源,比如几家新的餐厅,名为Area12的购物中心,还有即使在淡季也能吸引大批来访者的球队博物馆。

  还是用数据来说话吧。即使在电话门之前能够边拿冠军边给股东分红的好年头,尤文图斯收入比例中比赛日收入(主要指门票)也仅仅在8%左右,这一比例几乎是英超俱乐部平均水平的一半。而新球场投入运营之后,比赛日带来的收入提高了近3倍,比例也达到了14%上下。虽然因为物价水平的差异,这在绝对数上无法与英超豪门相提并论,但相对数的接近已经证明了尤文图斯在本国环境下比赛日收入开发上的成功。

  另外,尤文图斯还在投资一个名为Continassa的项目,该项目将在尤文体育场后面建立一个集俱乐部总部、训练基地和商业酒店、公寓、写字楼于一体的大社区,这属于新球场的附属设施,计划将于2017年彻底完工,届时不仅有新的行政中心、训练基地等俱乐部设施,还会有酒店、公寓、写字楼等高收益入账,将成为未来数十年尤文图斯俱乐部的重要收入来源。

  本世纪初,瓦伦西亚曾杀入欧冠决赛,也曾拥有过比利亚、马塔、大卫·席尔瓦、文森特、华金等名将,但俱乐部高层选择了冒进的发展战略,在他们的构想中,计划于2010年完工的新梅斯塔利亚球场,拥有75000个坐席、覆盖全部座位的顶棚、自由升降的跑道、配套的餐饮娱乐和购物中心……

  遗憾的是,计划不如变化快,经济危机的到来让原有的球场大幅贬值,新球场的建设费用又拖垮了球队的收支,无以为继的蝙蝠军团开始甩卖球星,新球场也在停工和复工的循环中纠结到了2015年,究竟什么时候能投入使用也成了谜。

  所以,有时候,如果没有强大的资金支持,盲目兴建球场,对俱乐部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财政压力。

  天河体育场实际上是一座较新的球场,球场所在地原本是天河机场旧址,1984年,为配合广东省于1987年举办的第六届全国运动会,广州市政府决定在这里新建一座大型综合体育设施。

  这里如今变成了广州球迷每个主场狂欢的舞台,不过,恒大之所以选定天河体育场作为主场,也是有一点小插曲的。2011年重返中超后,恒大原本只是计划在天河体育场踢一场揭幕战,但现场火爆的气氛让俱乐部很是满意,翌日就紧急与广州市足协、广州市体育局有关人士开会讨论“换场”事宜,并就此达成共识。